<rt id="aeca0"><optgroup id="aeca0"></optgroup></rt>
  • <table id="aeca0"><option id="aeca0"></option></table>
    <xmp id="aeca0"><noscript id="aeca0"></noscript>
    <xmp id="aeca0"><noscript id="aeca0"></noscript>
    <table id="aeca0"><source id="aeca0"></source></table>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首頁 > 資訊中心 > 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最新資訊

    聯系方式
    公司地址:
    北京市海淀區長春橋路5號新起點嘉園12號樓1903室
    郵政編碼:100089
    公司電話:010-82857718
    公司傳真:010-82857718
    公司郵箱:jianea_service@jianea.com
    從李彥宏事件看制造業無人化時代
    2017-07-12 16:17 點擊:
        在7月5日的百度AI開發者大會上,百度集團總裁兼首席運營官陸奇和創始人、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李彥宏現場連線,當時李彥宏正乘坐無人駕駛汽車在北京五環上。李彥宏視頻連線中乘坐的這輛無人駕駛汽車來自美國硅谷的AutonomouStuff公司,借助Apollo 1.0 能力,花了三天時間改裝而成的。
        Apollo是百度一項開放平臺計劃,已與奇瑞、一汽、長安、長城、博世、大陸等超50家企業達成戰略合作。開發者借助Apollo,可快速搭建汽車的自動駕駛系統。連線視頻中,其實駕駛汽車駕駛座上有人,但手并未放在方向盤上。同時稱“車處在自動駕駛的狀態,很平穩,感覺非常不錯。”
      單這一舉動卻引來了市民的不滿和警方單位調查。“如果發生交通事故或者車輛輕微剮蹭,是誰的責任?駕駛人能相互協商,但無人駕駛卻無法協商?”《道路交通安全法》規定,對道路交通安全違法行為的處罰種類包括:警告、罰款、暫扣或者吊銷機動車駕駛證、拘留;行人、乘車人、非機動車駕駛人違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規關于道路通行規定的,都會給于相應的處分,這么一來,這個事情又該怎樣解決?
      很多人認為,不管是無人駕駛汽車,還是其他的無人化應用,推崇現代科技就是為了減少事故,但也會產生其他社會問題。而此次的無人車事件,似乎更多地又牽扯到了倫理的問題。否認的或許是行為,你擔心的也或許是安全及規避責任的問題,但有一點是不可否認的:無人+有人的協同作業,確實為我們的生活帶來諸多便利。
      無人化物流——無人機應用于快遞配送,一方面提高了效率,另一方面節省能耗同時還降低人力成本。且在極端條件下,無人機可以輕松抵達地面車輛無法到達的區域。
      其實,在李彥宏事件之前就被爆出好事情:順豐與贛州市南康區聯合申報的物流無人機示范運行區的空域申請,由此順豐成為目前大陸唯一獲得正式審批的無人機物流商,這象征著物流行業真正能進入無人機實用領域。順豐獲頒無人機許可證是一項“重大”舉措,因為中國對空域管得很嚴,順豐在解決了空域管制這個問題后,無人機送貨的商業化進程必將加速,有望成為我國第一個實現無人機送貨的企業。消息傳來后,順豐的股價在一天內攀升了5%,市值增加了16億美元。
      事實上,除了順豐,各大物流和電商公司,如亞馬遜、DHL、京東等,都提出和實施了各自的物流無人機研究計劃。京東目前在北京市部分偏遠地區以及四川、江蘇和陜西運營著約60條無人機送貨路線。而在今年618,京東通過系統篩選合適的訂單、由無人機向終端客戶配送的快遞服務在西安常態化運營。此外,目前京東還在研發爬樓機器人,用于老舊住所的大電器搬運。
      無人化工廠——目前已經有一大批企業率先投入到智慧工廠的建設中,諸如西門子、博世、歐姆龍、施耐德、羅克韋爾等,包括國內的美的、富士康、格力、華為等制造企業紛紛踏入“智能化”轉型的浪潮中。
      西門子成都研發基地(SEWC)——西門子在中國建立了德國之外全球首家數字化企業:西門子工業自動化產品成都生產研發基地(SEWC),實現了從產品設計到制造過程的高度數字化和互聯,通過在整個價值鏈中集成IT系統應用,實現包括設計、生產、物流、市場和銷售等所有環節在內的高度復雜的全生命周期的自動化控制和管理。
      美的數字化智能基地——美的集團在其武漢智慧空調數字化工廠里給人們展示了平均每18秒鐘就有一臺空調外機下線的空調外機裝配線,這也是全球智能化率最高的空調外機裝配線。這條流水作業線上有著數十個工業機器人與30名工人,他們各司其職并有條不紊地共同完成70余道工序。在美的由數字化轉型的智能工廠里,無論是內部工藝還是外機組裝,都在相當大程度上實現了機器人標準化作業。
      施耐德電氣“透明工廠”——施耐德電氣已開始倡導從“智慧工廠”到“智能制造”的升級改造,然而并非一步到位。施耐德工作人員介紹說:“智慧工廠是智能制造的基礎,從自動化的角度來說,應該先實現單機自動化,再考慮連接自動化、車間自動化、工廠自動化,然后才輪到智慧工廠,最后才是智能制造”。
      富士康“關燈工廠”——富士康目前已經有幾座工廠可以做到“關燈”生產,而這一切都離不開物聯網大數據,主要包含:上線、云端、聯網、互通與反饋。他表示,新一代無人自主生產的工廠對于環境、對于污染、對排放、對控制質量監控可以幾乎做到零排放的境界。
      海爾“互聯工廠”——海爾提出的互聯工廠,不是一個工廠的概念,而是一個生態系統,是對整個企業全系統全流程進行顛覆。顛覆傳統的制造體系,由大規模制造轉型為大規模定制,用戶個性化需求匯聚,互聯工廠通過大數據實現大規模定制、個性化生產,也就是物聯網,通過人、機、物的互聯互通,滿足用戶個性化需求。也就是說,整個互聯工廠要打造出一個生態系統,在這個平臺上實現承接落地。
      無人化是更高級別的“人性化”,人力可以投入到更有創造性和決策性的工作中。無人化依賴于“人工智能”技術的提高,也依賴于“安全”要素的保障。同時,需要我們思考的是:在保障勞動力的同時,為這些“過氣”勞動力找到一個合適的出口,否則對于整個社會來說是巨大的不安穩因子。(來源:控制工程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