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aeca0"><optgroup id="aeca0"></optgroup></rt>
  • <table id="aeca0"><option id="aeca0"></option></table>
    <xmp id="aeca0"><noscript id="aeca0"></noscript>
    <xmp id="aeca0"><noscript id="aeca0"></noscript>
    <table id="aeca0"><source id="aeca0"></source></table>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首頁 > 資訊中心 > 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最新資訊

    聯系方式
    公司地址:
    北京市海淀區長春橋路5號新起點嘉園12號樓1903室
    郵政編碼:100089
    公司電話:010-82857718
    公司傳真:010-82857718
    公司郵箱:jianea_service@jianea.com
    數字化與智能制造落地的深層次困難
    2015-11-25 10:31 點擊:

      最近,工信部一位老領導指出:最近5年,智能制造對汽車行業的影響很大,但對鋼鐵行業的影響不會太大。筆者基本同意這一判斷:原因是兩個行業的數字化水平不一樣。

     

     

      這一判斷,筆者基本同意:原因是兩個行業的數字化水平不一樣。數字化是智能化最重要的基礎,離開數字化,智能制造只能是空中樓閣?,F在,汽車行業有了很好的基礎,鋼鐵行業還不行。故而未來的發展速度也一定是不一樣的。


      鋼鐵和汽車都是我國重要的制造行業,產值都占到我國GDP的5%~10%。鋼鐵行業比汽車行業落后嗎?筆者不這么認為。在筆者看來,鋼鐵行業在30年前就已經實現了定制化生產,可以說具備了工業4.0的基本特征。從世界頂級起來來看,鋼鐵行業面臨的是3.5到4.0階段的問題、汽車行業面臨的則是3.0到3.5階段的問題。那么,是不是鋼鐵行業比汽車行業先進呢?也不不能這么說。這是因為:鋼鐵行業的定制化生產,要比汽車行業簡單。所以,在筆者看來,在工業4.0的征途中,鋼鐵行業在前半程領先,后半程落后。


      如前所述,筆者一直認為:鋼鐵行業落后在數字化。鋼鐵行業的數字化真的落后嗎?也不盡然。2003年,中國制造業信息技術500強評比,寶鋼曾經榮獲第一,并在10個單項中榮獲6個第一。在寶鋼的計算機中,老早就有了ERP、MES乃至PLM的影子。只不過當時并沒有這個叫法。


      那么,鋼鐵行業數字化,到底落后在什么地方呢?在筆者看來,在生產制造的主流程上,鋼鐵行業的數字化并不落后、甚至一直都是領跑者。鋼鐵行業的數字化,落后在設計、制造、研發等環節上。


      總體上看,鋼鐵行業是典型的工業3.0行業。在主流程上,自動化水平很高。但在輔助流程上,自動化的水平就較低了,如檢測和維修維護過程。在我國,后者與發達國家的差距很大。為什么差距很大?本質上與國情有關:勞動力成本低,導致高度自動化在經濟上是不合算的。所以,即便是中國最現代化的鋼鐵企業,在人均產量上都與國外先進企業有較大的區別。原則上講,只有勞動力價格高到一定程度,才可能真正推動這種類型的技術進步。事實上,長期以來,中國一直面臨就業壓力。減員增效的工作都是在迫不得已的時候才會做、公司和科技人員都不愿意去做“砸人飯碗”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在研發、服務、設計等環節上,卻處于“小作坊”的水平。其實,研發、服務、設計等過程本質上也是生產過程:是知識產品的生產過程。這個過程也可以采用流程化、自動化、智能化的手段。事實上,華為采用的IPD本質上就是“知識產品”的流程化生產。流程化生產需要解決多方面的問題,如組織架構、協調機制等,還要有“元件”:就是各種標準、軟硬件模塊。


      從工業2.0時代發明流水線開始,人們就開始意識到“標準化”的重要性。沒有標準化,就沒有高的工作效率、沒有高的質量保證。而標準化需要用數字化來界定并用計算機來管理,才能走向工業3.0時代——這些原理,應該同樣適合“知識產品”的生產。


      生產知識產品的流程和部件都應該“標準化”。在筆者看來,部件的標準化就要做到數字化、模型化。數字化和模型化的好處是:知識可以沉淀、可以共享、可以持續改進。只有這樣,企業的知識積累才能避免“黑瞎子掰棒子,掰一個丟一個。” 當企業的知識積累發展到一定程度,企業就可能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30多年前,寶鋼引進了日本的生產技術。當時我們就發現:日本人做什么事情,都喜歡用“模型”算一算;有些模型可能不靠譜。但他們不怕:如果算出來不合適,就改變模型。這已經成為他們的工作習慣??上У氖?,我們沒有把這些習慣繼承下來。


      在鋼鐵行業,要設計一個新產品,會涉及到成千上萬的參數。我們現在的習慣做法,是“類比法”、“經驗法”:看看和過去的是不是差不多。再加上“實踐法”:不合適再改啊。但我們卻不習慣于把自己的做法變成模型。很顯然,對每一個具體工作來說,拍腦袋比做模型簡單得多。在我們的技術人員眼里,用模型來計算簡直就是“殺雞用牛刀”。久而久之,“老法師”在企業中的地位越來越高,企業對老法師的依賴也越來越大。


      這讓我想起兩種人:大廚和中醫。很多人探討過:肯德基和麥當勞可以做到全世界,是因為他們廢棄大廚,而采用標準化的做法;中醫之所以進步緩慢,是因為缺乏科學的分析和判斷。這樣的文化來到鋼鐵企業,不就是這樣嗎?


      有時候,將知識實現數字化積累,確實很像“殺雞用牛刀”:投入多而產出少。其實,這種做法的效益,來自于知識的復用和知識的積累。也就是后續環節如何推進。然而,到了我國,推進又有問題了:個人都有個人的一套,崗位意味著權力:數字化的東西總有不足之處。為了顯示自己的價值和學問,很所人不是設法去完善、支持數字化的工作,而是去拆墻。這樣一來,數字化怎么可能發展得好呢?


      這一點有點像中國的軟件產業。由于國人不愿意為軟件付費,導致中國的軟件產業很難生存。所以,買軟件的一半要和硬件相結合,才能賣出價錢。同樣,搞數字化模型的人,同時要綁定若干具體的應用,才能體現價值。這就像開發Word的技術人員,要把用Word寫的文章拿去發表——在社會分工如此之細的今天,實在是可笑。


      數字化主要是投入而不是產出:為其他領域的產出奠定條件。這就好比,挖地基。挖地基是向下、蓋高樓是向上;樓蓋得越高,地基就該挖的越深。很多人以數字化很少直接創造價值為由而反對:這就像看到挖地基與蓋樓方向相反,而不允許挖地基一樣可笑(不過,中國的弱智人群真的不少)。


      數字化推進之難,就在于此。而數字化的意義,在于其發展前景。馬云策劃淘寶的時候,杭州浙大的網速只有每秒100字節;美國學者策劃CAD的時候,計算機屏幕只能顯示字符;史蒂芬孫發明火車的時候,速度沒有馬跑得快;卡爾本茨開著自己的發明汽車旅行的時候,全家差點摔死;萊特兄弟發明飛機的時候,只能飛100多米......


      數字化是個發展方向,起步的時候一定會有很多困難。要想否定一個技術,非常容易:當年柯達發明了世界上第一架數碼相機。由于當時公司的領導和頭面人物多為化學、化工背景,對數字化的價值認識不足、重視不夠,沒有抓住這個機會,最終喪失了成功轉型的機會。鋼鐵企業或許不會像膠卷產業這樣全軍覆沒,卻很可能會像過去的鞋廠、襯衫廠那樣被完全的邊緣化。


      我們國家剛剛從農業社會中脫離出來。在農業社會,人們習慣于自由散漫、不愛守規矩、不習慣于走極端——這是與當時的生產和生活方式決定的:人們沒有必要這么做。進入工業社會,人們要學會守紀律、守規矩、標準化——這是工業社會的特點所決定的。在創新社會,人們甚至要習慣于“走極端”,沒有走極端的也就沒有創新。研發服務過程的數字化就是要把人的思維過程規范起來;這時,很多人就覺得不習慣了;數字化要做得好、要走向智能化,就要面臨“苛刻”甚至“變態”的需求,這時,很多人又不習慣了。所以,習慣、尤其是領導的習慣,是我們邁向智能化的現實障礙。


      曹操在評價袁紹時曾說:“紹色厲膽薄好謀無斷,干大事而惜身見小利而忘命。”對一個企業、一個人來說,什么時候應該不惜一切代價、什么時候應該不為小利驅動,是區分英雄和狗熊的時候。世界上的熱點很多,泡沫也很多。抓住熱點而拋棄泡沫,體現的是人的水平。很多人常常為10多年前沒有抓住買房子的機會而后悔;10多年后,很多企業可能會為沒有抓住數字化的機會而后悔。


      回到開頭:在數字化浪潮面前,鋼鐵行業落后了,走在了汽車行業的后面。在筆者看來,客觀的原因是:在研發、服務等環節,鋼鐵產品的數字化更加困難;主觀的原因則是:汽車行業的數字化是國外先進企業引領的,而鋼鐵行業在國外已經成為夕陽產業。這時,我們的民族弱點,就可能導致行業的落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